今天是 歡迎訪問鄭州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網站!

吳石:碧血灑寶島 丹心向北明

來源:本站 編輯:黨委辦公室 發布日期:2021-10-03 08:16:35 點擊數:931

微信圖片_20210929153221.png



     他文武兼備,號稱十二能人;他推進解放,協助獲取“剿總”情報;他聯絡同志,促成江防艦隊起義;他心系統一,冒死赴臺血灑寶島。他,就是為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作出卓越貢獻、1950年震驚兩岸的“吳石案”的主角吳石將軍。


  好友牽線,猛將“錦江”覺醒


  吳石1894年8月出生于福建福州,1915年投筆從戎,進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,后留學日本炮兵學校,1930年又考入日本陸軍大學,在日本兩校畢業時都名列第一,被稱為“十二能人”:能文、能武、能詩、能詞、能書、能畫、能英語、能日語、能騎、能射、能駕、能泳。1934年進入國民政府工作,一直擔任軍政要職。


  西安事變發生以后,致力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吳石受到了黨中央的注意。1938年8月,國民黨在武漢珞珈山舉辦“戰地情報參謀訓練班”,共產黨部分領導人也應邀前來授課,吳石作為班主任,與周恩來、葉劍英等人有了直接接觸。


  能爭取到吳石,不能不提到何遂。在如今的福州三山人文紀念園英雄廣場,何遂與吳石兩人的銅像并肩而立。何吳兩位將軍曾在桂南會戰、長沙會戰中共患難,同生死,友誼日篤。何遂雖然沒有加入共產黨,但其子女大多是中共地下黨員,被稱為“情報世家”。他早年參加革命,反對蔣介石政府,以民主人士身份積極為我黨奔走。


  1947年春的一天,對國民政府極度失望的吳石找到何遂,希望通過他和共產黨方面取得聯系。何遂十分了解吳石,見他下了決心,便安排他與中共中央上海局領導人在上海錦江飯店的華懋公寓見面。何遂之子何康陪同,他回憶:“他們大概在里面談了一個小時,出來后便微笑著相互道別,我便知應該是建立了某種聯系?!庇谑?,何康成了吳石的單線聯系人,吳石為我黨工作的序幕正式拉開。


  決戰時刻,密送“剿總”情報


  1946年至1948年,吳石受蔣介石任命主持國民黨國防部史料局工作,負責收集編撰軍隊在抗戰中的歷史資料,這為他搜集情報提供了極大的便利,更成為了決戰時刻,我地下黨組織布下的天羅地網中的重要環扣。


  吳石有一位好友叫吳仲禧。他和吳石是老鄉,也是保定軍校的同學,1937年7月成為中共特別黨員,1946年9月,在吳石的推薦和幫助下,出任國防部監察局中將首席監察官一職。1947年6月30日,我黨向大別山挺進,揭開全國性大進攻的序幕。吳仲禧也接到地下黨組織的任務,要求從華中“剿總”(“剿匪”總司令部)處了解敵方兵力部署情況。


  吳仲禧從上海趕到南京后便在吳石家中住下,結識了來探訪吳石的華中“剿總”情報科科長胡宗憲,此人是吳石的學生。因吳仲禧是吳石好友,胡宗憲對他很敬重,并主動提出寄送“作戰態勢旬報”,請吳仲禧指點一二,至1948年底從未斷絕。后經上海地下黨組織研判,此“旬報”中包含了國民黨部隊番號、兵力、軍官姓名等,且為一手資料,具有連續性,對我軍很有價值。


  1948年6月,吳仲禧到徐州“剿總”檢查工作,徐州“剿總”參謀長是李樹正,也是吳石的學生,一向尊敬吳石。吳石知道吳仲禧在執行“特殊任務”,便親筆寫信給李樹正,囑其照顧安排。李樹正對吳仲禧禮遇有加,帶他參觀了機要作戰室等核心場所。吳仲禧將作戰室中從商丘到海州國共雙方兵力部署情況默記腦海,翌日假借身體不適結束視察,火速返回上海,將這份對淮海戰役至關重要的情報第一時間匯報給了地下黨組織。


  1949年初始,吳石經常往返于上海、南京兩地親自遞送情報。有一日,他匆匆將一組絕密情報交給了何康,這份國民黨軍隊在長江沿岸的軍事部署情況,為我軍渡江作戰提供了極大幫助,加速了解放全中國的進程。


  “三策”擊中,艦隊司令起義


  1948年底,隨著國民黨軍隊在長江以北戰場上全面敗退,蔣介石緊急將海防第二艦隊調入長江,打算以長江沿岸防御體系做最后頑抗。巧的是,第二艦隊司令林遵和吳石是老鄉,是一個思想進步的愛國將領,一直抱有重振中國海軍的遠大理想。


  林遵看到艦艇裝備極差,心里清楚蔣介石就是要他當炮灰,拖住共產黨的軍隊,為國民黨高層逃臺爭取時間。他正在郁悶之際,吳石來訪。吳石對林遵推心置腹,兩人秉燭夜談一直到天亮。吳石為林遵認真分析當前局勢,并提出上、中、下三策供其考慮。下策是替蔣介石賣命,圖個加官進爵、榮華富貴;中策是學晚清海軍提督薩鎮冰,保持中立,告老還鄉;上策則是率領艦隊起義干革命。聽了吳石的“三策之論”,林遵堅定了起義決心。


  1949年4月23日,林遵率領部隊在長江下游笆斗山江面起義,毛澤東贊其為“南京江面上的壯舉”。林遵的起義軍也為后來新中國建立自己的海軍和海防奠定了基礎。


  心系統一,將軍血灑寶島


  1949年6月,吳仲禧特地趕到福州送別即將赴臺的吳石。兩人相識近30年,吳仲禧知此去臺灣兇險萬分,便勸吳石留下。吳石搖頭嘆息:“我的決心已經下得太晚了,為人民做的事太少!現在既然還有機會,個人風險算不了什么?!边@個機會就是配合中共地下黨組織,做好解放全臺灣的準備工作。


  吳石到達臺灣后,利用他國防部參謀次長職務之便,頂著隨時可能暴露的危險,開展情報搜集工作,同時也積極主動與島內外地下黨組織取得聯系,逐漸搭建起隱秘的情報網絡。他就像一柄直插敵人心臟的利刃,一份份絕密情報源源不斷地送到黨中央的手中。


  1950年1月,因叛徒出賣,潛伏在臺灣的整個中共地下黨組織慘遭血洗。3月,吳石在家中被捕。在監獄酷刑中,他一只眼睛失明,但始終堅貞不屈。蔣介石震怒之下親自“核準”殺人密令,6月10日,吳石在馬場町從容就義。


  “憑將一掬丹心在,泉下差堪對我翁”,這是吳石獄中的手書。他的遺骸于1994年4月22日入殮于北京香山公墓。

9120820598541484050.jpg


把本文分享給您的朋友:
上一篇:羅亦農:“慷慨登車去,相期一節全”
下一篇:“為黨工作而勞累至死”的高君宇
? 比较有韵味的熟妇无码